婚礼一个月,老公金屋藏鸿的女人给我打了助电话,说她怀了。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而是我的学生。 不哭不闹外表坚强的我,一副老好人地给对方钱,并对方去医院做手术,就差没有床地跟着伺候。 苏锐一个巴掌扇过来,问我是不是缺男人缺的很,这样的渣男也稀罕的当个。 我特么就是稀罕男人怎么了,证领了,酒席订了,谁给我个男人出来! 苏锐大手一挥,果真,就了个男人出来……

SHUOWENS.COM
请记住 说文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婚不可及第 1 章